2014/6/16

Cat Power-家?我還沒有...


Once I wanted to be the greatest, no wind or waterfall could stall me.

化名Cat Power的Chan Marshall從小曾因父母離異換讀了十所學校,走遍美國,匆匆經過每片土地,眼前的風景一閃而光,從未在她心裡生根。這樣的人生歷程雖然讓她在出道後能夠極快適應巡迴的奔波生活,但也在Chan Marshall的心中留下對「家」的問號。少女時期曾因男友喪生而崩潰、最好的朋友染上愛滋死去讓她遠走他鄉,太早來的苦難讓Chan Marshall年紀輕輕就嘗遍人生酸苦。移居紐約之後,因為Steve Shelley和Tim Foljahn的慧眼,讓Chan Marshall的人生徹底改變,那個曾當過服務生的女孩有了截然不同的未來。

因為Steve Shelly,Chan加入了Matador並發行了《What Would the Community Think》,這首〈Nude as The News〉述說曾墮胎的往事,鼓手正是Steve Shelly。


Chan Marshall說過她早在嬰兒時期就留下影響一輩子的創傷,曾因不停啼哭被家人認定失控的背後一定有什麼無形的力量牽引,「神秘」是家族的信仰,而Chan Marshall還有一個當過巫師的曾祖父。複雜的家庭關係、家人對世界獨特的觀點成為她成人之後的創作養分之一,早熟的嗓音也是由苦難和與眾不同的靈魂堆疊而生。

〈Metal Heart〉是與Bill Callahan分手之後精神瀕臨崩潰而誕生的曲子,除了〈Metal Heart〉那夜她共完成了《Moon Pix》十一首歌裡的六首。


經過時代(或說是自身)的無數次焠鍊,Chan Marshall早已是當代最重要的唱作人之一,人生的每個階段都有不同風貌。年輕時代就嘗遍人生酸楚,以逆境中鍛鍊出來的堅毅及一開口就是一篇故事的低沈嗓音伴著吉他緩緩唱入聽者的靈魂。曾為酗酒所苦,演出時的脫序是惡名也是讚賞,率性而為的長髮形象早已深入人心。

Chan與前男友Giovanni Ribisi

已屆不惑之年、結束一段感情的Chan Marshall選擇剪去一頭長髮,換上俐落髮型發行了《Sun》,用行動證明對於過去種種的揮別,於是我們發現站在眼前的她看似煥然一新,但聽了音樂你我都知道其實一切都沒變,「家」對Chan Marshal來說還是一個無法聚焦的殘影,就像十年前被問到現在的家在哪,她說:「我心中有個龐大的地圖,沒有日期也無計日,我只知道那些城市的名字還有在不同的地方該做些什麼,這是我僅能形容的,但是家?我還沒有...」於是我們只能繼續在她的嗓音裡迷失,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試圖抓住飄浪的孤寂卻還是讓它輕易逃脫,矛盾的是在這不斷重複的荒蕪中卻能找到那份溫暖的歸屬。

一直覺得這首歌是以非常旁觀的角度在看這座城市,雖然Chan在紐約有房子,但以她對家模糊概念:那只是一棟棲身之處,並不能稱之為家。


Chan Marshall沒有家,但因為她,我們有。

明天就是Cat Power的演出了,現在的願望就是能聽到〈The Greatest〉,一定會掉淚,對吧。


Leav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