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2/16

Mogwai-Hardcore will never die, but you will.


Hardcore will never die, but you will.

永遠記得第一次聽到Fear Satan現場的震撼,那是長達十幾分鐘的恍若隔世,曲終仍迷迷糊糊,眼角溼潤。

1997年的《Mogwai Young Team》發行以來,至今已過十五個年頭,Mogwai早已晉升最偉大的Post Rock樂團之一,雖然相較之下他們其實比較喜歡用「Hardcore」這個字眼形容他們的音樂。

《 Mogwai Young Team》一推出就受到各方好評,Pavement主唱Stephen Malkmus在聽完《 Mogwai Young Team》之後曾斷言:「Mogwai,他們注定要搖滾這個世界!他們將會是21世紀最棒的樂團。 」偉大的John Peel更是出了名的喜愛Mogwai,多次將Mogwai的作品選入Peel Sessions。雖然輿論紛紛對Mogwai獻上讚賞,但他們並不因此迷失,踩著堅定的步伐,用他們那片著名的大小聲堆疊並進吉他聲響持續向這個世界展現音量的藝術。

主唱Stuart Braithwaite曾說影響他們最深的樂團非My Bloody Valentine莫屬,樂團成立之初Stuart Braithwaite等人打算找尋那些被當代樂迷遺忘的吉他聲響,在世界為Brit Pop著迷的時候他們心中想的只有My Bloody Valentine、Sonic Youth等輩,那些真正能將他們手中吉他的靈魂淋漓展現的樂團,對Brit Pop不屑一顧,最著名的事件當然就是對Blur的批評。

對Mogwai來說,他們大多的歌曲只是由許多音符組成的旋律,並不是在什麼特殊的情感記憶或是值得說嘴的氣氛下寫成的。「如果那些器樂搖滾的作者能老實點說話,他們會說其實這些曲子並沒有特別什麼話好說,但大多數的人都說謊!」自始自終都一樣,Mogwai不斷追尋的只是聲音的藝術,如同Sonic Youth那些SYR系列作品,或是Thurston Moore在《Trees Outside The Academy》專輯裡最後一段對不同物品聲音的錄製。

用最純粹的概念做音樂,最動人的不過本質而已。多年前的Mogwai早就已經領會這個簡單又深奧的道理,而那些人現在還在假裝說故事。


本次巡迴陣容


Stuart Braithwaite

Stuart在1993年曾經成立一個叫作Deadcat Motorbike的團,解散之後才組了Mogwai。與Dominic再Ned's Atomic Dustbin的表演上相遇。



Dominic Aitchison

除了是Mogwai的貝斯手,Dominic也是Crippled Black Phoenix的一員,與Stuart認識之後開始有組團的念頭。



Martin Bulloch

Martin曾經擔任過Glasgow當地中國餐廳的廚師,除了是Mogwai的一員,以前有時候也會擔任Arab Strap現場演出的樂手。



John Cummings

Mogwai一開始的成員只有上述三個,後來John加入,成為樂團的吉他手。他同時也是製作人,與Errors、Fuck Buttons等團共事過。



Barry Burns

在錄製《Come on Die Young》之前Barry才加入Mogwai。Stuart說讓Barry加入Mogwai的原因是因為他很好笑。與妻子在柏林有一間名為Das Gift的bar。


不能不表演Fear Satan,沒有的話會哭,有的話更會哭!




我們也等不及看你們表演了,再三天!最後團員們向鏡頭揮手的表情好可愛。
驚覺Mogwai與My Bloody Valentine來台灣演出的場地一樣,命運!




Leav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