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21

「大家一起加入Elephant 6吧!」-Elephant 6傳奇(4)


越來越接近11/28的Neutral Milk Hotel的演出,這篇Elephant 6故事也即將進入尾聲。

在一切上軌道之後的兩千年,E6家族的擴張趨緩,團員也各自遭遇需要解決的私人問題。於是這個廠牌暫時停擺,直到The Apples in Stereo發行《New Magnetic Wonder》,E6標誌才重新出現在專輯上,宣告這個以友情為基石的龐大集團準備重新開始!


2012年對E6來說是哀傷的一年,創始成員Bill Doss的過世讓好友們無限悲痛,這件事在每個成員的心裡留下無可彌補的傷痕,不過為了Bill Doss,大家還是承諾會繼續音樂這條路。


TONE SOUL EVOLUTION-蓬勃時期

自從Elephant 6在1993年發行了第一張官方唱片-The Apples in Stereo的《Tidal Wave 》七吋黑膠,以及一些九零年代獨立搖滾時期經典的專輯之後,局勢就從那時就開始被扭轉。

The Apples in Stereo / 《Tidal Wave》
從Neutral Milk Hotel的鉅作《In The Aeroplane Over The Sea》(以《安妮的日記》為靈感、使用銅管樂器還有鋸琴交織出的的史詩級作品)到the Olivia Tremor Control的迷幻作品《Music from the Unrealized Film Script: Dusk at Cubist Castle》、Elf Power 的《When the Red King Comes》和The Apples in stereo《Fun Trick Noisemaker》,團隊為了美國有史以來最有想像力的流行樂創造了一個發展的舞台。

Elf Power / 《When the Red King Comes》
他們協助完成彼此的唱片,不管是以玩家、製作人、藝術者或是單純的啦啦隊角色,Elephant 6陣容逐漸像雪球般越滾越大,最終變成一個多頭巨獸。而他們的音樂跟適合冥想的1967年夏天完美搭配,專輯聽起來就像是George Martin、R. Stevie Moore和Calvin Johnson幫他們錄製的。

R.Stevie手工自製錄音帶不勝枚數,被《紐約時報》封為「Lo-Fi Legend」。今年剛發行個人第...數不清張專輯。

「一方面,我們以Flying Nun為參考,建立一個有自己商標的獨立音樂品牌。」Robert說。「另一方面,我們也參考了披頭四的廠牌Apple Records-無政府主義、嬉皮、沒有唱片廠牌的標誌,我們同時擁有兩個廠牌的特點。事情變得很有趣、繽紛且瘋狂。超現實主義運動也是精神之一,它有口號、有想法、名言和哲學,所以我們也有。」

在北路易西安那州貼出徵人的公告,再搭配之前發行過專輯的手繪目錄,Elephant 6夥伴們開始尋找跟他們有同樣音樂理念和精神、符合Elephant 6音樂取向的樂團或是音樂人。

「我們的理念更像是個邀請」Robert說,「像是說著『加入我們吧』,我們要找的是那些在其他城市少數會聽Pavement和the Beach Boys音樂、且用四軌錄音機錄音的人。」





我們知道我們並不孤單,不過這些人不占多數,幾乎不會遇到他們。Elephant 6可以做為那些怪咖、非饒舌、非搖滾、非音樂產業界、非油漬搖滾人士聚集的場所,我們可以變成朋友,做音樂交流和交換錄音帶。

遠從洛杉磯到布魯克林的樂團都有意願加入,在九零年代中晚期,Elephant 6家族開始迅速成長,並且有Beulah、Dressy Bessy、The Minders和The Ladybug Transistor等樂團加入他們的陣容。

Beulah
Dressy Bessy
The Minders
The Ladybug Transistor
雖然在兩千年初期,Elephant 6家族的擴大現象逐漸冷卻,當the Olivia Tremor Control宣布退出、隱居的Jeff Mangum停止發行音樂也不做任何演出,這個大群體仍然由Will Cullen Hart的Circulatory System、Bill Doss的The Sunshine Fix以及The Apples in stereo延續著它的精神。





這支MV請一定要看,太可愛!


1999年,在The Minders發行《Cul-de-Sacs and Dead Ends》之後,Elephant 6的商標停止使用。Elf Power和of Montreal等樂團雖然少了公司商標的支持,卻仍然不停創作,也在獨立搖滾運動圈佔有一席之地。

儘管公司內部失序和團員個人問題,Elephant 6的故事依舊進行。The Apples in stereo在2007年發行的新專輯《New Magnetic Wonder》邀請了新加入的核心成員參與錄製專輯-當然也包括最原始的拉斯頓一行人。他們又像剛成立時的樣子,老朋友們互相交流對新專輯的想法,並且重申大夥要重新出發。

他們辦到了。商標再次出現在專輯上,並在2008年開始了Elephant 6的假期驚喜巡迴演唱會(Holiday Surprise Tour)- Elephant 6旗下的歷屆樂團們都參與了這個音樂盛事。在接下來的五年內,不僅The Olivia Tremor Control重新回歸樂壇並且開始著手新的計劃,Jeff Mangum也在近十年的沉寂之後首度宣布開始表演,包括擔任2012年英國獨立搖滾音樂會-All Tomorrow’s Parties的重要策劃人。

Elephant 6的標誌重新出現在The Apples in Stereo的《New Magnetic Wonder》專輯上
邀請眾多Elephant 6旗下的樂團參與這個音樂盛事,這也為他們過去近二十年為團隊投入的心血做足了證明,同時也和私下崇拜的偶像同台表演,像是Thurston Moore、the Jon Spencer Blues Explosion、the Raincoats、Young Marble Giants和 the Minutemen的Mike Watt以及George Hurley。

Jeff Mangum擔任ATP策展人
「過去的五六年是我們友誼、音樂、創造力、愛情和野心都蓬勃發展的新時代,它也在我們的社交圈泛起熱情的漣漪。」Robert說,「Elephant 6是一個社交圈,一群由音樂人、藝術家、製作人組成的,但這些都不是重點,最重要的事我們是一個大家庭,在這裡大家庭裡我們愛彼此、一起聽音樂和分享彼此的理念,而且不會被任何因素阻擋我們的友誼。」

「我們並不是要變成像U2那類的大團如此出名」他補充,「我們是地下藝術家。旗下有些樂團比我們受歡迎,Elephant 6的獨立精神在拉斯頓啟發了藝術學校和廣播電台的學生們,它造就了我們,並且一直鼓勵我們前進。」

「我們就像是陀螺,Elephant 6讓我們開始旋轉,現在也是。而且很棒的一點是,我們仍然是最好的朋友,還會聚在一起做音樂,用四軌的錄音設備錄音。這段一輩子的友誼很美妙,它伴隨我們成長,當然之後還有其他人家進這個大家庭裡,參與Elephant 6的一定有數百人,大家都是這音樂場景的一份子。」

「我們在談的是數以百計的人們和Elephant 6有著密切互動的關係。可以在這富有想像力、充滿愛又有一點瘋狂的Elephant 6音樂環境中長大,這件事很棒。這些想法在國中時期開始萌芽,我們努力培養它們,同時也充實自己。這個想法就一直在我們腦中轉啊轉的,然後越長越大。」

不幸的是,Elephant 6的一切看起來都上了軌道,團隊卻在2012年7月30號遭受巨大的打擊,創始團員Bill Doss在雅典自家被發現自然死亡,得年43歲。這對整個Elephant 6大家庭來說是個巨大的噩耗,頓時讓他們手足無措。才剛從歐洲成功地巡迴結束,煥然一新的Olivia Tremor Control還決定要著手創作新專輯,這對大家來說一時之間的確難以接受。

2012年Olivia Tremor Control在Pitchfork Music Festival的演出,可以看見Bill Doss穿著花襯衫的身影


「這確實地給了我們重重的一擊。」,John Fernandes說。「對我們來說這很難熬,我們花了這麼多時間重回軌道上,一起玩和一起練習。在每一場表演前,

我們每天聚在一起練習好幾個小時,不久前才在喬治亞戲院表演(Georgia Theater),禮拜一就得到Bill過世的消息。我們都很震驚,因為他看上去如此健康、快樂,也期待著新專輯的製作。一切都發生得太突然了。」

最後幾場表演帶來的興奮感、2011年發行的新單曲,以及對新專輯的願景,這些都讓人來不及接受。長年以來身為Bill最親的友人Will Cullen Hart,還不太能相信好友已經過世。


「我現在還是不斷與Bill談話。」Will說,「我的意思是,我們在這完成我們的音樂,而他就在我身邊...這聽起來很瘋狂。當時Bill、我還有大家,每五分鐘都會有種『我們回來了!』的興奮感,但現在的感覺很糟糕,真的很糟。我們還會繼續錄製這張專輯,但它本來應該是『這好棒!大家都喜歡,我們又有機會了。』你懂嗎?這才是本來該有的感受。」

被問到此事對Elephant 6未來有甚麼影響,Robert Schneider不願意多做回應。

「我無法形容這件事對Elephant 6或是The Apples In Stereo的影響」Robert說。「對我來說,我痛失了一位最美好、最親,很難得的朋友。從青少年時期我們就共同經歷了人生,長大後在世界各地旅行。音樂這塊我不想說得太早,不是我之後都不做音樂了,而是對於這個失去,我不知道要怎麼說。他是我的好搭檔,雖然屬於不同樂團,但一直以來都會共同合作。」

雖然很難接受痛失團體的核心人物,但幾乎全部的人都會繼續音樂這條路。

「Bill會想要看到我們繼續做音樂的」John說,「他不會想看到因為他的離開,我們就停止所有活動。我們常常對彼此說:『即便我離開也不要停止,請一直有新作品,不要讓音樂死掉』,為了紀念他,我們會繼續這條路。他對我的影響很深,我必須延續他教過的一切,你知道的,他教我很多貝斯的彈奏技巧,彈奏時,常會想到一些他教過我的片段,我心想:『嗯,他還是活在帶給大家的一切美好裡。』」

Bill Doss像童子軍般在任何人需要幫助都願意伸出,他無疑是Elephant 6一行人的兄弟情誼中,感情最炙熱的一位,也一直是大家的溫暖陽光。在Elephant 6的大家庭裡,Bill是最能把內心情感表達出來的人,不僅只在音樂上。尤其是妻子艾咪,他忠實奉獻。

Bill在媽媽的肚子裡就受到披頭四音樂的薰陶,他也把六零年代最好的一面具體實現在九零年代軀殼裡。他可以理所當然地穿著花襯衫和喇叭褲而不覺得諷刺,


待續


Leav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