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21

我們要追隨E6前輩的腳步。-Elephant 6傳奇(5)



堅持不懈來到最後一篇。

Elephant 6創始成員之一Bill Doss過世之後,夥伴們無不痛心,秉持著好友的理念,E6幫派還是會繼續走下去。

於是我們才有機會在不管是離他們的家鄉Ruston;還是Elephant 6所在地Athen的遠方小島看到復出巡迴的Neutral Milk Hotel,這有多麼不容易...

一切回到這群人的最初-KLPI電台,Robert、Jeff、Will、Bill都已經離開家鄉展翅飛了這麼這麼多年,在家鄉的電台還是不斷有一群跟他們當時一樣年輕的孩子們堅持著前輩的理念,不落俗套,努力介紹獨特音樂給這個小鎮。這群兒時就認識的E6夥伴,帶給家鄉少年的影響將沒有止息的一天。


NO GROWING (EXEGESIS): THE MANY KEYS TO REUNION -重回舞台

儘管痛失一個情同兄弟的朋友,Elephant 6的音樂沒有因此而停擺,這要歸功於有決心的團隊,把Bill精神當成他們做任何事的動力,並且不停的拓展音樂的版圖。從完成The Olivia Tremor Control的唱片,到錄製The Apples in stereo和Circulatory System records的作品;或是與Elephant 6的分支Orange Twin Records和Cloud Recordings合作,音樂志業不曾從Elephant 6一行人的心中消失,反而一直是讓他們繼續的動力。六月時才剛慶祝廠牌第一張官方發行作品二十周年,Elephant 6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再複習一次,第一張E6官方發行作品是The Apples in Stereo的《Tidal Wave》EP

「這個音樂廠牌一直在進步。」最近剛被艾默里大學(Emory University)錄取攻讀數學博士學位的Robert說,「Elephant 6的運動不是大起大落類型的,它一直都是慢慢穩固基礎建立起來的。某種程度來說,九零年代我們的獨立音樂運動有過全盛時期,但是對我們這一群朋友來說-也就是Elephant 6的主要人物們,都覺得那只是音樂廠牌的初期,還在累積實力。那些熱情、想法、不實際的美夢和大計畫、寫歌,當然還有對音樂的熱愛,都只是剛開始而已。突然之間,我們再也不能跟Bill一起錄音了,這感覺好差,因為我很愛他。過去的幾年來對Elephant 6來說是充滿野心、熱情、和奇異想法的,我們也投入很多心力。希望這股衝勁,還有Bill的精神,可以在未來持續不間斷。這是他會樂見的,也是我願意樂見的。」

〈Holland, 1945〉被選為90年代最重要的歌曲之一


幸運的是,這股衝勁恰到好處。Elephant 6最近公布Neutral Milk Hotel極可能在接下來的秋冬舉辦復出演唱會;以即興演奏聞名樂團Phish在暑假表演的歌單裡加上The Apples in stereo的〈 Energy〉。一連串的表演資訊考驗著樂迷對Elephant 6的忠誠度,接下來的幾年對他們來說還有遠大的志氣。

Phish樂團演出The Apples in Stereo的〈Energy〉


以Elephant 6的影響力來說,沒有地方能比得他們的發跡地-路易斯安納理工大學的心臟KLPI 89.1。電台訓練手冊上面列出Robert Schneider和Jeff Mangum對電台的貢獻,和這些傳奇人物們如何席捲音樂界。再也沒有比此地更能感受到他們如何影響歷史和拉斯頓的孕育環境。

仍然是給不適應環境的青年們聚集、提供他們交換音樂、夢想和天馬行空想法的聖地。Jeff Mangum電台實習考試和管理申請表都被現任管理者收得好好的,像是供奉古老宗教文物一般,藉由各個節目,像是《What The Folk?》、《Monday Night Metal》、《E=MC2》和去年首度亮相的《Straight Talk》。Elephant 6的歷史與精神持續啟發現代年輕人。

再看一次E6夥伴最初的開始,大家窩在這一方天地交換宅錄錄音帶,分享音樂品味

一位學生DJ說:「這地方很棒,你來到這樣的電台,認識擁有同樣興趣、知道Elephant 6的同學,這是一個物以類聚的場所,我很肯定附近還有其他人知道Elephant 6,但這方天地才是主要的中心。」

以下是一個受訓幾年的新手DJ,現在成為電台裡Elephant 6傳奇事蹟發言人Savannah Woods的感性分享,「我成為狂熱樂迷只有六個月左右。」她說,「但是一年半前就有人介紹Neutral Milk Hotel這個樂團給我,當時並不知道他們來自拉斯頓。發現這件事的當下感覺非常超現實,拉斯頓這個小鎮竟然孕育出我崇拜的人。」

「在那之後我認真去了解當時的情景。Olivia Tremor Control 的Bill Doss和我爸打過棒球。但他最近過世了,難過的是在這之前我完全不知道他們認識。關於這座小城鎮的許多故事我還不清楚。。」

「我來自杜博克,並非拉斯頓。我上了維基百科細查,上面寫著Bill Ross畢業於拉斯頓高中-他在拉斯頓高中讀到高三,但大部分人生都在杜博克度過,也就是我生長的小鄉鎮。同鄉的人做了一件大事是很令人振奮的,即使我知道那並不是主流認定的大業。Elephant 6的崛起...光想到那些創始者是在這裡相遇的都讓我覺得很開心!我不斷告訴別人他們的故事。」

這也是KLPI電台存在的原因,只要觀看實習手冊裡面就可以得到佐證。電台的精神明明白白地寫著:「在KLPI,我們播放那些別的地方聽不到的音樂。雖然KLPI可能都只播放同類型的歌手,但這些都是商業電台聽不到的(意味著我們注重音樂本身,而不是當紅金曲)。另類電台的意義是什麼?播放那些在前四十大電台就可以聽到的歌嗎?我們敞開心胸擁抱那些跟別人不一樣的獨特音樂家,就像KLPI前輩們曾經做過的事。」

KLPI電台的年輕新血,小鎮的音樂未來就靠你們了!照片來自KLPI facebook頁面。

想必Bill Doss正在某處微笑吧。

Bill Doss的樂團好友在演出之後特別為Bill Doss舉辦一場紀念演出。




這系列文章到此告個段落,對於Neutral Milk Hotel還有Elephant 6的重要實在是不知道要用什麼話精準表達,落落長的文章只能用最原始傷眼的方式一字一句翻出來。也許某天有個剛接觸音樂的小孩在網路上亂逛,逛著逛著就發現這些文字,不小心愛上Neutral Milk Hotel就加入E6同好會。就像Jeff Mangum一行人對家鄉的影響一樣。

總之,11/28一定會是這輩子最感動的夜晚之一。


Leav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