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24

親愛互助沒有極限-Elephant 6傳奇(1)


分享完Jeff Mangum的深度訪問,接下來要追本溯源,介紹一下九零年代最傳奇的音樂廠牌-Elephant 6。

旗下擁有Neutral Milk Hotel、Apple in Stereo、of Montreal等等不勝枚舉的樂團,Elephant 6涉獵的樂團範圍極廣,但感情好、充滿創意、不斷嘗新是這些創作者的共同特色。而且他們酷愛老舊的錄音設備,最喜歡自製錄音帶與夥伴們分享。

以下文章來自Paste雜誌,原始標題為《Interstellar Pop Underground: A History of the Elephant 6 Collective》,作者為LEE M. SHOOK JR。

一開始輕鬆點,先大略講講Elephant 6原始成員的家鄉故事,還有廠牌的概略介紹。


正文:

美國路易西安那州與生俱來比其他州擁有更豐富的音樂歷史,已是眾所皆知的事。作為爵士樂和柴迪科舞的標誌性誕生地,

提到路易西安那州的爵士樂,一定會想到Louis Armstrong


又是各種藍調音樂、福音詩歌和鄉村歌手的故鄉,甚至是當今流行樂的指標人物-小甜甜布蘭妮,以及饒舌神童Lil Wayne都在這裡生長。但我們常常忽略了一個事實,在過去二十五年來,路易西安那州亦是最有影響力的地下搖滾運動之一的基地,而此搖滾運動逐漸由音樂廠牌獨特的自製風氣、非正統的錄音技術在世界上逐漸打開知名度。當我們綜覽路易西安那州音樂歷程時,我們不會經常把它當做一個音樂遺產提及,多樣性和涉及的領域而言,它的生命力和影響力是非常顯著的。

布蘭妮還是小甜甜的時期,人人都知的經典歌曲〈Oops!...I did it again!〉


以低傳真搖滾、新迷幻搖滾樂為集合的音樂廠牌Elephant 6由Robert Schneider、Will Cullen Hart、Jeff Mangum和Bill Doss四個兒時玩伴在路易西安那州的拉斯頓成立,而路易西安那州對音樂界的巨大貢獻無疑可以被列入美國及世界的獨立音樂史之中。

Jeff Mangum(左一)、Robert Schneider(左二)
身為九零年代中晚期一些傑出的另類搖滾運動的先驅-涵蓋Apples in stereo、Neutral Milk Hotel以及the Olivia Tremor Control等樂團-拉斯頓可以說是那些顛覆資本主義巨獸、擁有無限創造力音樂人的堡壘,這也讓它在從西雅圖和紐約這類世界性大城的競爭者裡面脫穎而出。  

即使它的音樂觸角逐漸蔓延至其他城市─從科羅拉多州的丹佛、到喬治亞州的雅典等,但在音樂發展方面扮演極重要角色的拉斯頓,一直都是Elephant 6靈感啟發地,這也一直是他們的註冊商標。

由音樂出發互相集結成密集的隊伍,從令人愉悅的搖滾樂團Elf Power和Essex Green,到不拘一格的of Montreal,以及對錄音帶有無限執著的唱片公司Elephant 6,它將廣大的次文化運動、音樂和視覺方面的另類藝術,在二十一世紀時提升到更高的階段。旗下超過五十個樂團的Elephant 6的觸角已延伸超越了拉斯頓的範圍,一直到今天都還大大的影響著音樂界。不單單只是個唱片公司,Elephant 6的組成更像是個不斷擴大的家庭,懷著夢幻的音樂理想,目的是完成一個創造音樂版圖的任務、和定義只有他們自己才看得清楚的夢。

Elf Power
Essex Green
of Montreal
「這是一群在音樂和藝術上志同道合的朋友組成的團體。」Elf Power的Andrew Rieger,也是Orange Twin Records的主要負責人說道,「雖然旗下每個樂團和計畫都有自己的特色,但隱藏其中的概念皆出自熱愛實驗的精神-對音樂的熱愛。錄製音樂是一個不間斷的旅程:不斷的嘗試新聲音和新想法去完成一件出乎意料的作品。我看過很多Elephant 6出品的音樂在時間的流逝中轉變成不同的形式存在,對於參與製作音樂的人這是值得樂見的。」

Orange Twin Records在1999年由Elf Power成員Andrew Rieger與Laura Carter成立。
拉斯頓一幫人喜歡作聲音實驗,以六零年代晚期和七零年代初期的迷幻運動為根基,他們擁有的天分就像那些二十世紀中期的前衛藝術運動藝術家們-混著流行音樂的吸引力和龐克搖滾的態度,在獨立音樂狂熱的1990年代,轟動了搖滾評論界。在安靜的小鎮上,拉斯頓一幫人為自己的高中生活找到出口。專注在研究音樂廠牌上面,Elephant 6做了既瘋狂又精細的音樂實驗,發展出獨特美感:格子襯衫配上頹廢的態度,這股風潮席捲了當時的搖滾圈。

Jeff Mangum與他的格子襯衫,經典形象之一。
受到西雅圖音樂及思潮的影響,黑暗潮流在家鄉年輕人們的心裡流淌,這群人卻反其道而行,高調擁抱相對陽光激進的愛之夏精神


待續...


Leav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