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5/28

愛的看似漫不經心,卻很深刻。(下)


揮別上個時期,也就會同時邁向下一個階段。

先複習一下上集

和múm一樣。2000年的《Yesterday Was Dramatic - Today Is OK》、2002年的《Finally We Are No One》以及2004年的《Summer Make Good》都是低調空靈、偏向不食人間煙火的路線。而在深受歡迎的雙胞胎姊妹一個唸書一個嫁人(然後離婚)去之後,múm在2007年推出的《Go Go Smear the Poison Ivy》讓人大吃一驚,沒有想到他們走到一個大家都跟不上的地方。

雙胞胎姐妹,Kristín & Gyða

要怎麼形容這種音樂?誰可以神來一筆灑出這樣的顏色?



Marmalade Fires是這張專輯裡面最喜歡的一首,特別是後面的銅管聲。



múm的奇想世界,深深覺得沒有靈性真的不懂。



音樂真的很奇妙,串聯起許多事情。2007年的人生看起來很美好,那年Album Leaf第二次來台灣,緊接著還有Mice Parade,無巧不巧都和múm有些關聯。Mice Parade的主腦Adam Pierce曾在他們的專輯《Summer Make Good》中彈奏竪琴;múm的創始成員Gyða(雙胞胎姐姐,這次也會和大家相見歡,坊間都誤會了,其實姐妹花只少一位呀)在Album Leaf的專輯《In a Safe Place》中也有獻技拉琴。時間再往前走一點,2004年的夏天Album Leaf第一次來台灣,小小的電舞台擠到水泄不通,他們在台上不停地用音符觸及到內心深處,多希望時間可以就此靜止。和2005年聽到〈Green Grass of Tunnel〉的現場感覺極為相似;和2002年第一次從CD Player放出Sigur Rós的〈untitled 3〉一樣,感覺世界末日都無所謂了。

《Summer Make Good》

Mice Parade。這張的氣質還有幽默感跟
múm好像

複習一下好了,最喜歡The Outer Banks這首。



可以聽進心裡面的音樂,就會產生連結,變成自己的故事。 

如同前面所說,結束和開始是個背靠背的動作,單戀結束後就要認真地往前走,剛好múm這麼愉快的專輯聽了心情大好,過去的感傷可以收拾打包。成天東想西想其實不是健康的行為,想再多也不一定會心想事成。這個城市有時候太流行憂鬱,所以早期的múm比較受到眾人的愛戴,我是這樣解讀的。如果能夠多花一點時間去體會2007年之後的他們,應該可以從頭到腳體會到樂團的真實個性,過去被他們的乾淨沈着吸引,現在則是因為他們毫不做作地表達自己的幽默(即使不是大家所能體會)、音樂的可能(就像專輯名稱Sing Along to Songs You Don’t Know),認真的唱歌、很實在地把不可思議的音符合在一起。

幽默感很重要!

2009年發行了更過分的《Sing Along to Songs You Don’t Know》,離空靈越來越遠,和大自然合而為一的意味更深。把音樂放進生活,隨處都可以寫歌的他們不會想要寫一首大家都不懂、也沒辦法唱給自己的朋友或是小孩聽的東西。生活在冰島那樣自然的地方,去年身歷其境之後發現放眼望去視線毫無遮蔽,360度都可以感受到生活的感性,於是當下立刻斷定「他們的音樂是由身心所見來抒發」。如果離開小房間,帶著múm的音樂去外面散步,原來不知道有什麼好玩的秘密都在一步一腳印中體現。再見在心中說好幾次,大自然好療癒,看海的時候還想原來「聽風的歌」是真的咧。

Sigur Ros紀錄片《聽風的歌》,在這個地方表演〈Olsen Olsen〉

太好了,慘綠的時代結束了,身體健康最重要。

 They Made Frogs Smoke Til They Exploded應該是叫人要愛護動物吧



If I Were a Fish是一首情歌,要用羅密歐與朱麗葉的心情來聽



這是Take Away Show公車現場版,如果在公車上巧遇他們唱歌一定會爽歪歪一整年沒事拿出來說嘴,實在太值得驕傲!



隨時隨地都要唱歌,天氣好更高興的Take Away Show,那台Yamaha玩具般的音色好喜歡



音樂會因為有了自己的秘密、有了自己的信仰散發微光。現在看著他們的專輯都覺得包含時間的重量。在2009年那時候常常想著如果可以因為喜歡的樂團找到一條正確的道路,就不會感覺寂寞,即使看起來像是走跳般的狼狽。不管時間的長短,如果這個團曾經給自己一段美麗幸福的時光,只要聽到就可以想起珍惜的回憶,不管多久之後都會再度被串起來。看來毫不相關的微小片段都會是拼圖的一部分,而且永永遠遠地流傳。愛會永遠留存,很多好的事情都以驚人的速度在消失,在寫這文章的同時我知道除了反覆叨念的這些:「愛」、「回憶」、「希望」之類的,其餘每件事情都會消逝無蹤。

西蒙波娃曾經這樣寫下這樣的話給Nelson Algren(美國小說家):

I'm so eager to see you again
But i wouldn't ask to see you
Not because I'm proud
In fact, in front of you
I cede all my pride
Yet only if you asked to see me
Our meeting would be meaningful to me 

我渴望能見你一面,
但請你記得,我不會開口要求要見你。
這不是因為驕傲,
你知道我在你面前毫無驕傲可言,
而是因為唯有你也想見我的時候,
我們見面才有意義。

波娃

這世界絕對不會有多打一千字就多賣一張票這種好康,但是波娃(叫得好熟)這段話很符合心情。我們渴望音樂產生連結,也要是主辦單位和觀眾是在同個頁面,所謂的on the same page,才能有所溝通。不管怎樣真心話都說了:「聽到某張專輯、某首歌,能夠想到某個誰」是幸運的。 反之我們也常希望樂團想到什麼就想到台北、台灣。(Christopher Owens一定有!!)

Hi, Taiwan.

《Sing Along to Songs You Don’t Know》裡面覺得比較悲傷的曲調,裡面唱道〈The last shapes of someone〉這句總是被打中心房。




這是他們過去演出的小道具,當成寶貝一直好好收在抽屜裡。這次要拿出來同歡, 上面還有小小的人頭可愛斃了!!!

如果從小就被灌輸「缺乏幽默感的人生太無聊」這個觀念就好了。 

如同他們幫動畫《Dreams Never Die》做的配樂,用各種方式激勵自己應該是本主辦單位擅長的事情之一。



《Dreams Never Die》的封面,也是珍藏款

múm這個group擁有高超的幽默感!每次看他們的照片都會笑出聲!









Leav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