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5/21

愛的看似漫不經心,卻很深刻。(上)


要介紹múm這個樂團可以非常的簡潔:
來自冰島成立於1997年,受到Aphex Twin的影響,早期以靈活的電子聲響和空靈的雙胞胎女聲引起注意,時常被歸類在類後搖滾的範疇,也總是和Sigur Rós一起被提及。

至今發行了六張錄音室專輯,在今年六月重新結集早期未發表曲目出版了《Early Birds》。經過團員異動,2007年的專輯《Go Go Smear the Poison Ivy》風格有別以往,不再不食人間煙火,加強吉他比重也找來各式樂器創造出繽紛感,讓人想要跟著舞動、唱和。對múm而言這並不是真正的「轉變」,他們自述一直以來都始使用electronic以及pop的元素,只是排列方式不同罷了。


封面很好看的《Early Birds》

《Go Go Smear the Poison Ivy》

早期的經典,可以一聽再聽,再重覆一個十年都不會厭倦。至今演出還是聽得到,恐怖的是氣氛居然一樣。



看看這現場,拍手的橋段總讓我覺得很感動。



We Have a map of the Piano被電影「第三者」使用過



現場版,每個人都小心翼翼地對待音符



第一張專輯的作品〈The Ballad of the Broken Birdie Records〉,非常謐靜



介紹音樂給別人一直都不是簡單的事情,甚至可以說是非常複雜的行為。對方的品味要從哪裡窺知?又怕自己掏心掏肺地說顯得過於矯情(很怕別人心中OS:最好是每張都超愛啦);講自身和這樂團的連結也很奇怪,說真的自己故事到底與他人何關?最後總結三個字,很好聽。要不要聽就看造化、緣分之類了,人家不欣賞也只能這樣。諸如此類的事情常常發生,到現在更能深刻體會熱臉貼冷屁股的辛酸。畢竟大家品味不盡相同,這種事情委實強迫不來。

múm是別人推薦給我的。2002年的夏天,因緣際會之下《Finally We Are No One》成了我此生最重要的專輯之一,它很自然地記錄下那幾年感情上的過程,綠色的紙殻專輯因為珍惜還特別套上塑膠套。

小心珍藏

真的只要音樂一放,就可以清楚地想起那時天空的顏色、出租公寓的房間等等小細節。如果想得更深,就會有更多片段感覺像是去年才發生般歷歷在目。十一年前還沒有iPod這玩意,總是用一臺CD隨身聽打天下,在房間裡就用它接那種裝電池的小喇叭(音質其實不算多好,但回想起來怎麼每張專輯放起來都很好聽),出門就隨手抓幾張CD丟進包包裡。《Finally We Are No One》佔據在我的隨身清單長達三年左右,那三年之間從台北往返高雄老家的客運、或者是樂團去外縣市演出,久了客運的味道和múm的氣味也可以搭配起來;有時候搭夜車,下起雨後車窗外朦朧的路燈搖曳,配上他們的音樂有種說不出的浪漫。 那段時間的身份是對未來以及感情都在不確定狀態的大學生,戴上耳機埋在他們這種沒有要強迫你了解什麼的音樂中,覺得很安心。和這張專輯同等級的還有Album Leaf的《In a Safe Place》、Sigur Rós的括號專輯,一綠一藍一白紛紛藏了我許多心事。

The Album Leaf / In a Safe Place

Sigur Rós / Untitled

變老的好處是可以比較坦然的面對過去,回憶會讓一切變得美好,即使當時的感覺痛不欲生。青春總是把事情染上許多色彩,強說愁容易傷感。那時愛得多深刻用力(只限於內心戲),於是最佳的抒發還是要靠音樂。即使沒有修成正果,至少在心裡面默默知道「這張專輯是屬於我和他的」。或許每段感情都有自己的主題曲,每段青春都有因為用力而燒傷的經驗。到2005年夏天過後我減少聽這張專輯的次數,一方面讓自己不要沈溺在該死的氣氛,再來則是那時也有好多音樂等著我去發展故事。好死不死那年的冬天múm來台灣演出,這消息一看到可是比赴前男友的邀約更令人緊張,心裡知道最後一首歌結束,就真的和那個時期道別。

一如預期,那晚〈Green Grass of Tunnel〉的前奏出來,眼淚就決堤了。

不知道是誰說的,沒有結果的愛情最美,所以最美的愛情不一定幸福。《Finally We Are No One》印證了刻骨銘心的單戀。猶豫了很久到底要不要分享出來,而這意義又何在?我們自己在這個行業,常覺得聽到某張專輯、某首歌,能夠想到某個誰這件事情是幸運,並不是每個人都有。

很幸運的那個時候我認識了múm,所以我會永遠記得你。


Leav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