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3/20

是Girls也是Christopher Owens。



對於Girls的解散,許多樂迷都感到相當驚訝與扼腕,在大家看來,Girls明明還閃著光芒,Christopher Owens卻硬生生地將這光芒暗去。不過外人總是將那些「聽說」,拼拼湊湊成所謂的事實。Christopher Owens在去年底接受Pitchfork的專訪,詳細說明Girls無法繼續下去的原因。除了解惑之外,也讓人感受到Christopher Owens身為Girls核心人物(甚至可以說他就是Girls)不為人知的壓力與對音樂的執著。


Pitchfork:當你宣佈離開Girls的時候我很訝異,Girls看起來可以在音樂圈嶄露一段很長的時間。

Christopher Owens:最初我打算這一輩子要用寫歌度過,至今依然這樣想,組團是我非常想要做的事,但覺得人們並不了解這點,他們會說:「是你解散了樂團。」我對組一個樂團的渴望是遠超過於其他人的。組成Girls是我的意思,希望這樂團可以存在久一點。

太多的失望馬上接踵而來。你全力以赴、滿懷希望的想著事情一定有它的解決辦法,更多的失望卻源源而來、沒有停歇。一陣子以後,我了解到這個樂團並不會永遠都在,在錄製 《 Father, Son, Holy Ghost》的時候就有這種感覺了。我非常想要一個真正的樂團,像家人一般緊密依存,一起寫歌、錄音、巡迴,隨著這些生活的點滴一起變得更好。但是我們每巡迴一次就換部分成員,我沒辦法感覺到身邊的人和我共同成長。細算過這些年曾參與樂團的人數,21個,所以我也失望了21次。

對我說這世上最簡單的事情就是再做出另一張Girls的專輯,但那並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一個像The Rolling Stones、The Beatles那樣真正的樂團。團員不斷離去,無論是為了什麼原因,我從未開除誰。

做第一張Girls的專輯時,有兩個夥伴、好朋友,一起在家完成作品,每樣樂器幾乎都是我彈的。JR負責Bass,錄音、製作。下張專輯我們原本打算找四到五人,但並沒有成功,因為在第一張專輯剛發行就遇到團員問題,我們不能說:「我們等到有人願意在樂團待一輩子再來錄音吧。」我們沒那個閒工夫。所以你也只能在表演結束之後,眼看著那些原本在其他樂團的人,暫時幫個忙之後又回到他們真正的崗位,或是有人不幹了諸如此類的事情。這不是誰的錯,如果我早知道會有這種情況,我會說:「我們現在別做這些事吧。」義無反顧跳進漩渦、抓住機會,並沒有辦法建立一個可以通過時間考驗並存活下來的團體。

做完第一張專輯之後,JR想要跟能讓他學習到更多並且讓歌曲達到另一個層次的製作人合作,我那時也覺得沒問題,但回想起來,也許我們不應該這麼做;也許我們應該再做一張只有我們兩人的專輯,因為《 Father, Son, Holy Ghost》的緣故,JR完全放棄蓋錄音室的計劃,這是我們兩人都想要完成的事情。因為巡迴行程,他完全沒有時間。在舊金山很難找到一個便宜、有器材的地方蓋錄音室,我們沒有富有到只要說:「給我最好的一切,什麼都給我們弄好。」所以巡迴結束之後我問他:「嘿,JR,我們下張專輯如何啦?」「抱歉,我什麼也沒做。」我了解,我參與了全部過程,我們搞砸了。

所以當他說:「我們找個厲害的製作人,在很棒的錄音室工作吧。」我大概是這樣回他:「好啊,我已經有些歌了,我覺得我們會得葛來美。」這是真實的對話,我們也的確做得不錯,用什麼都無法交換這張佳作。但時間久了,有些事情變得無法控制-JR從第一張專輯之後就沒有碰過製作層面,以及21個成員的來來去去。

我非常好的朋友(吉他手John Anderson)在第一張專輯之後加入樂團。錄完《Father, Son, Holy Ghost》後他二度請辭,這件事情是壓倒我的最後一根稻草。我們非常非常親近,這世上我最想要的玩團夥伴就是他,他的離去讓我心碎,我無法承受,也想離開。很多人說服我開始《Father, Son, Holy Ghost》的巡迴演出,但我根本不想。一切都有可能因此結束。但還是做了巡迴,再對JR說了一次:「我不知道這些還會持續多久。」

整年巡迴都是這樣的問題:我應該做什麼?對這一切該怎麼想?有很多事情必須好好思考。今年JR跟我說:「你知道,從第一張專輯之後我就沒有再製作過專輯了,我想回去做這件事,我也有其他團想製作看看。」我思考了一個月然後說:「好,當你付諸行動的時候,我也想結束這一切。」我們花了幾天一遍又一遍地討論,最後達成共識。過程很冷靜沒有太激烈,之後我們告知其他樂團成員,他們都瞭解並支持這個決定。團員們沒有像外人那樣驚訝,我們一部分的工作也是避免呈現不理想的一面給觀眾。

我做最後決定的時候跟大家在一起,心裡很難過,但是同時又想:「不然我要怎麼做?交出第五張Girls的專輯然後再離開嗎?」沒有什麼是離開Girls的好時機,因為大家都愛Girls,我也是。我現在以回顧的心態說那些我們以前該做、不該做的,但是去他的:我們做了我們認為應該做的事,而一切都很好。JR又開始製作專輯,我持續寫歌,這是我最初就想做的事:寫歌、出專輯,然後帶著它跟其他很棒的樂團一起巡迴。我可以負責任何事,我也很喜歡這麼做。

我也可以變得很瘋狂。以前,當我說想做《Lysandre》,這對其他人來說太多了,像是:「噢,概念專輯,這是你自己的小故事。」但現在可以做了,我也喜歡像這樣全力投入,我的意思是,大家的腦袋都在想下張專輯,我知道我必須找新的人,因為以後每張專輯都會有不同類型的樂手加入。當已經放棄永遠維持一個團的想法,這件事情就會變得比較容易。

Pitchfork:這是你只著手進行個人專輯並不再錄下一張Girls專輯的原因嗎?

CO:嗯,我想做的已經不再是以前的Girls了,我想去到一個非常瘋狂的境界。

Pitchfork:像是?

CO:我還不想說,但是希望擁有絕對的自由。對我來說,這並不是一個工作,你不會開除一半的團員,然後找風格不同的樂手來,然後說:「嘿,這仍然不是我想要的。」我對一個團應該有的面貌有不同的看法,也努力的實踐想法,但最後我像其他人一樣心碎了,因為沒有成功。不過終究釋懷了,那樣的過程其實非常自由。

Pitchfork:上次談話時你說《Father, Son, Holy Ghost 》裡某些歌是描寫對於失去在舊金山朋友的悲痛,但現在你聽起來已經釋懷許多了。

CO:對,這種事情總是會慢慢放下,而且Girls可以說是舊金山一個相當重要的音樂場景,現在卻消失了,這也是影響我的一個重要因素之一。知道現在是時候結束的負面情緒、體認到事情永遠回不去了,對我來說也不那麼難。
不會再有另一張《Lust for Life》了,也不會回頭。JR正在從事他一直很想要的製作工作,短期內和他有所合作我也不會意外,如果他認真做擅長的事。我們合作的第一張專輯非常好,我相信我們會再做出那樣厲害的專輯。

Pitchfork:但是不會以Girls的名義?

CO:以什麼名義都好,如果大家會因此滿意的話。但是為什麼?以一個創作者來說,單飛也是很棒的,我可以驕傲得說:「這是我的作品。」Girls的每首歌都非常私人,像是我身上的碎片、我身上的肉,某部分的我很想把第一張專輯稱為我的個人專輯。

Pitchfork:你提到你的歌相當個人,我看了你昨天的演出,觀眾跟你的連結程度相當高,不是每個創作者都可以做到的—觀眾體認到你是一個個體,同時也是一位歌手。

CO:我非常感謝,被關心的感覺很好,這也是讓我想要繼續下去的原因。同時也明白我才剛起步,觀眾和我仍然是陌生人。人們對我有一些認知,但還想告訴他們更多。我試著被了解,我不確定我是否達到目標,我知道還有很多事情得做。

(待續)



日期: 2013.04.19 (Fri)
時間: 19:00 OPEN / 20:00 START
會場: 華山1914文創產業園區 Legacy Taipei
地址: 臺北市中正區八德路一段1號
票價: 預售1400元 / 現場1600元
網路購票:博客來售票網
實體售票點:ARTIFACTS敦南旗艦店 / 光點生活中山店




Christopher Owens /《Lysandre》 2013/2/8 由最愛音樂Love Da代理發行

購買點:佳佳唱片 | 誠品書店 | 小白兔唱片


Leav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