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3/21

Christopher Owens:「他媽的幾千塊。」



Christopher Owens在昨天的Pitchfork訪問內容說明了Girls的解散原因,今天的最後內容要直指Christopher Owens的內心,對於那段藥物成癮的日子他似乎已經克服了,往後還要將才華全數展現,20張專輯、一輩子的路。


Pitchfork:到目前為止,你的部分人生故事似乎與「自我毀滅」緊密相關...

CO:我沒有意識到這個,我正嘗試做著以前不曾做的事。你的具體意思是?

Pitchfork: 藥物,絕望…

CO:噢對,我花了一輩子的時間處理那些事,但是現在的時光已經不像以前那樣黑暗了。在當了四年的頑固藥物使用者,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變成什麼樣。你以為擺脫了它們,不小心癮頭又回來。我無法想像主流藝人,例如Elvis還有Michael Jackson不會跟我一樣。在iTunes一遍又一遍聽著他們的歌,然後想著:「藥物成癮、藥物成癮、藥物成癮、藥物成癮!」我試著把那些通通丟開,重新找回自己,生命的意義遠大於此。現在我將自己看待為成功克服者,雖然有時候它們還是會回來,某種程度上我還是勝利的。

Pitchfork: 你音樂上掏心掏肺又敏感易碎的特質讓我想到Elliott Smith,昨天的演出-平和、聰明兼具,我忍不住想:「Elliott Smith也是這樣。」

CO:基本上我也是如此看待自己,但已經過了那段自我毀滅的時期了。有時會想:「也許Kurt Cobain會離開Nirvana,回頭彈起木吉他。」我不覺得我有Elliott Smith或Kurt Cobain一半重要;也不會變成屈服憂鬱的人。

Pitchfork: 以目前的成就看來,你雖有名氣但也沒有到大紅大紫的程度,卻有七人配置的巡迴班底,你怎麼負擔開銷?

CO:我沒賺到一毛錢,我將這視為一種投資或是買給自己相當棒的禮物。別人跟我說:「你可以刪減一些人,賺個幾千塊。」我說:「他媽的幾千塊。」這是關乎自我的決定,我在創造可以留下的東西並且實現夢想,還有什麼更重要?我並不想要一台新車。

Pitchfork: 我覺得你有那個運氣以另類的姿態在奧斯卡典禮上唱歌(像Elliott Smith)或達成諸如此類的事。

CO:那也不錯,但我也沒有抱持那樣的想法。我的意思是,假如葛斯范桑的電影用了我的歌,有機會穿上白色西裝在奧斯卡上唱歌的話當然會去,但那不是必須的,如果這樣的事一輩子都不會發生,我還是會做出20張專輯。

Pitchfork: 這張新專輯是關於過去一段確切時間發生的事,所以是一部份的你想要從過去,了解現在的感覺有什麼改變嗎?

CO:我現在唱這些歌曲,仍舊能夠有跟以前一樣的感覺,這是最難能可貴的事。昨晚的表演太棒了,當我唱著「look at us in New York City,」,那感覺就像我可以在那秒寫出同樣一首歌。現在完成這張專輯的部分原因是沒法再等下去,這些歌曲其實都有法律時效性,好險趕上了。
我是說,我很樂意說出:「讓我為你們表演一首我昨天寫的歌。」那真的很酷,非常有效果,也許某天可以完成心願。

Pitchfork: 你昨晚在encore的時候唱了Cat Stevens的〈Wild World〉、Simon & Garfunkel的〈The Boxer〉、Bob Dylan的〈Don’t Think Twice, It’s All Right〉,你為什麼選這些歌?

CO:這張專輯的長度是一個半鐘頭,但我想:「你不能希望大家付這些錢,然後只看一個半鐘頭長的演出。」所以在encore的時候多表演了20分鐘。但我不想碰Girls時期的歌-不尊重,而且難過,時機還沒有到。我也不想表演剛寫好的五首歌,也許還要花上兩到三年才能發行。所以我想:「來表演一些啓發這張專輯的歌好了。」〈Wild World〉是我第一首學會用吉他彈的歌,其它歌曲也是小時候街頭賣藝時表演的,這些歌可以讓人瞭解我是如何成為樂手。

還有,觀眾來這種所謂的「獨立」演唱會-我再也不想參加了...他們從沒聽過任何翻唱歌,「翻唱」這詞對我來說一直很像髒話,唱人家的歌其實很酷,不是只有表面上的酷,是給觀眾很好的禮物,很多民謠音樂的重點是在於演出別人的作品。

Pitchfork: 那些你翻唱的歌曲也是在某特定時期,那些歌手們發行的作品。這些歌記錄着他們腦袋裡的個人想法,而不是那些需要傳唱多年的偉大的宣言。 這的確像你正在走的路。 (註: 歐文多是翻唱一些屬於個人感情的歌,而不是充滿大愛大主義的曲目,就如同他的個人專輯這麼私密。)

CO:樂團有一定的責任將歌曲演出好幾年,還有其他牢不可破的規矩。身為獨立個體的歌手可以只做他們想做的;可以只是把生活唱出來的人。假如我想,我可以做只有一小時、一個人彈著吉他,唱所有Girls歌曲還有新歌的巡迴。對身為個體的我來說這是相當合理的;但對樂團Girls來說,完全沒有可能性。這也是我想單飛的原因,讓身為創作者的我能做合理的事。

Pitchfork: 你提到不想再被當作是個「獨立」音樂人。你要表達的意思是什麼?

CO:如果我只是為了咬文嚼字,我會擁戴這個想法。但音樂是屬於每個人的,這才是驅使音樂創作的力量,也是目的,我認為大家必須自己去理解這點。很多時候,雜誌下結論把我歸類為某種怪異的風格,但我的創作講的都是日常生活中的人們。

有一些帶著小孩的父母來看表演,我得到他們誠摯的回應,他們是真的喜歡。然而如果你在象牙塔裡聽我的音樂,我知道他們也會說喜歡這音樂,但實際上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喜歡什麼。他們怎麼會知道呢?我也不清楚。

Pitchfork:為什麼你這張專輯,從Matador分支廠牌True Panther換到Fat Possum?

CO:我應該先提到−樂團解散的這段時間剛好我們合約期滿。所以問題就變成,「我們要繼續在這邊發行另外三張專輯嗎?」這個關鍵點應該需要解釋。在某種程度上,我們的工作已經完成。我不想再承諾做另外三張專輯、替換另外二十名團員等等,但我告訴經紀人,我想繼續留在Matador/True Panther廠牌發行第一張個人專輯,一切都重來,只是因為我喜歡這個廠牌。但他們要我合乎廠牌需求,這沒有甚麼問題,然後他們強調三張專輯的合約。沒有人希望在你身上投資了一筆錢後,卻只做了一張專輯就說再見,之後廠牌還要支出你的花費。
所以基本上,他們要一個長期的合作,但我真的沒有準備到這些,我知道接下來要做的,並不能符合這廠牌的需求,只想先合作一張專輯而已。但我想目前這樣子剛好分得比較清楚些,因為True Panther廠牌可以永遠保留Girls的發行權。他們會好好珍惜的。而我也想跟不同的人合作,一向都是如此。

Pitchfork: 你過去辛苦周旋在這些來來去去Girls的人群中,現在聽起來你好像已經接受這樣的循環交替。

CO:我想要持續創作,所以必須接受將要發生的事,繼續走下去。

Pitchfork: 你的音樂有著非常經典搖滾的聲響,你有在聽一些新樂團的音樂嗎?

CO:我有試著跟進新音樂!但對大多數年輕樂團的音樂沒有太多感覺。最近我瘋狂著迷一位叫做坂本慎太郎的日本人。他真的很棒,就像當時我不斷跟每個人說Ariel Pink有多棒一樣。

坂本慎太郎過去在日本迷幻搖滾樂團「ゆらゆら帝国 (Yura Yura Teikoku)」活躍了十多年,突然離團之後完成個人專輯,幾乎玩遍了任何東西。他使用薩克斯風與長笛。我知道這些聲響大家都相當熟悉,但這還不是我喜歡他的原因。他的詮釋是如此的有品味。他真的非常棒,我非常想認識他,一起做張專輯,如果他願意的話。

Pitchfork: 有一些人可能會覺得,「有品味」包含一些高傲的意思,然而在《Lysandre》專輯裡,卻沒有任何過去你舊歌所有的傲氣。

CO:是的,但你說的傲氣之後還是會有,我依舊寫著這樣的歌。我希望大家聽了並且喜歡這張專輯之後說-這一點都不像我。我必須製作這張專輯,這已經擺在心裡太久,但不表示永遠都會玩這樣的音樂,我還有更多需要展現出來。過去所要展現的創作都差不多了,而這張專輯對我來說相當重要、勢在必行。我不希望大家說:「好吧,這就是之後他會走的路線。」這僅僅是第一張個人專輯,一個章節。


一顆心碎裂的聲音
《Christopher Owens》台北演唱會
日期: 2013.04.19 (Fri)
時間: 19:00 OPEN / 20:00 START
會場: 華山1914文創產業園區 Legacy Taipei
地址: 臺北市中正區八德路一段1號
票價: 預售1400元 / 現場1600元
網路購票:博客來售票網
實體售票點:ARTIFACTS敦南旗艦店 / 光點生活中山店



Christopher Owens /《Lysandre》 2013/2/8 由最愛音樂Love Da代理發行

購買點:佳佳唱片 | 誠品書店 | 小白兔唱片



Leav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