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23

Sigur Rós台北演唱會觀後感。



2012.11.21是不是已經成為你這輩子最接近天堂的一天?

知道他們要來的那天,把買過的Sigur Rós所有專輯拿出來放過一遍,一邊聽著一邊想像Sigur Rós的現場會是什麼樣子,於是幾個抽象迷離甚至有點俗氣的字眼,自動自發在腦海裡流過;「天啟」、「昇華」、「重生」,對於幾個月後的演出,用最大的期望等待。

在等待中途,意外的去了Sigur Rós的冰島家鄉,去了記錄片〈Heima〉的場景;人煙稀少、放眼望去即是山海、天空低的不像話、開車路上無盡的草原、冰洞與極光、彩虹與普羅米修斯的瀑布。在那個時後終於明白Sigur Rós的音樂果真是源自冰島的每個景色;每個音符都是家鄉的縮影。

Sigur Rós記錄片〈Heima〉中,歌曲〈Olsen Olsen〉表演場景。

在看過冰島的那一切,11月21號就這樣到來。坐著捷運到達台大體育館,突然覺得好不真實,我現在不是應該要穿著毛衣前往草原才對嗎?就如〈Heima〉中的人們那樣,不過,現實終歸是現實,在家鄉台灣看Sigur Rós,當年怎麼可能預想的到?

〈Heima〉片段

一向認為Sigur Rós要站著聽,黑色折疊椅在這個時候顯得有點超現實。心不甘情不願的入坐,幾個閃神,就看到Sigur Rós出現在台上,Jonsi穿著巡迴服裝,原班人馬的陣容,很喜歡的〈Amiina〉團員也在其中,那些弦樂與叮叮咚咚的純淨音色都是〈Amiina〉幾位女生創造出來的。


開場曲是〈Í Gær〉,Jonsi一開口,關於冰島的一切都回到腦子裡了,心中的激動更不用說,只想踢開礙事的椅子站起來。Sigur Rós其實是很大聲的團,激昂的段落整個會場的地板都在震動,不要忘了他們的家鄉可是有好幾座活躍的火山。

2010年艾雅法拉(Eyjafjallajokull)火山爆發,造成歐洲航線大亂。

讓全場觀眾第一次瘋狂是〈Svefn-g-englar〉這首歌,舞台上投影的正是〈Svefn-g-englar〉經典MV畫面,那個像來自海底的聲響竟然就在面前被創造出來,這時我想到Spiritualized〈Ladies and Gentlemen We are Floating in Space〉開場像來自太空的神秘女聲,Jonsi唱著「It’s you…it’s you…」,對應的是Jason Pierce唱著「I will love you til I die」。更巧的是Spiritualized在2012年發行的〈Sweet Heart Sweet Light〉錄音地點包括了冰島首都「雷克雅維克」,Amiina也為這張專輯獻上弦樂伴奏。在這眼眶水氣蒸騰的當下,兩個團給我的衝擊竟如此同步且巨大,那些抽象俗氣的字眼又在腦海裡流竄,不過你知道這個時刻早已隨著淚水,超越任何詞語意義。




〈Viðrar Vel Til Loftárása 〉中間的定格是整場演唱會最浪漫的部分,歌曲靜止多久,Jonsi的表情就靜止多久;這樣的安靜讓人感動,眾人屏息著等待Jonsi的歌聲;等待讓歌曲再次進行的一個舉手投足。


Sigur Rós最為人熟知的歌曲莫過於〈Hoppípolla〉。這首歌的前奏一出來,全場觀眾歡呼,Jonsi朝觀眾招招手,大家拋下按捺已久的耐心朝台前奔去,全部的人站起來用最大的熱度迎接這首歌,這時不免懷疑到底有誰覺得該坐著聽Sigur Rós?


看完Sigur Rós的感動還沒退去就開始期待12月9號的Spiritualized,這兩個團給我的感受很多時刻是非常相似的,在看完Sigur Rós的現場更加如此認為。一個來自天堂;一個來自太空,都可以用生命的磅礡給在地球的我們聽覺上最大的衝擊,也同樣具有治療靈魂的功效,而Spiritualized比Sigur Rós多了份對生命的質問與瀟灑的迷幻。



到過天堂之後去一趟外太空吧,讓心中這份未止歇的激動延續到2012年末。


Leave Comments